作者:周慧芬

圖1 我設計的水晶珠鍊.JPG

我設計的水晶珠鍊

 

  我在少女時期曾經非常喜歡一首歌,歌名叫「請跟我來」,是台灣樂壇才子梁弘志的作品。這歌有點blue,輕輕淡淡的哀愁,但不那麼大悲大苦,很像我,那個多愁善感的少女慧芬。

 

  這首歌的最後一段歌詞是:「當春雨飄啊飄的飄在,你滴也滴不完的髮稍,戴著妳的水晶珠鍊,請跟我來。」當年我對這段歌詞特別著迷,從此認定我該擁有一串「水晶珠鍊」,才像是個文藝少女。

 

  可憐我的「文藝少女水晶珠鍊」找了好幾年也買不著,市面上珍珠項鍊很多,水晶項鍊也不少,但都不是我要的那種兩者合一的項鍊。後來隨著歲月流逝,我的水晶珠鍊情結就深埋心底,漸漸淡忘了。

 

  我三十歲之後因緣際會,無意間涉獵了珠寶知識,發現那是個神祕奧妙又有趣的世界,便開始有意地深入鑽研探究,多年後還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珠寶創作者,天天與珠寶玉石為伍。有一天,我到珍珠產地參觀,那首歌突然從心底冒出來,縈繞不去。我這才覺得,終究該為自己完成這個未竟的水晶珠鍊少女夢。

 

  主意既定,我就開始制定設計方向,首先我覺得它必須是長度過胸的兩串長鍊,行走之間輕度晃動,才有「少女感」。至於選材嘛,南洋海珠僅有黑、白、金三色系,且顆粒較大,做成長串肯定像佛珠。所以我選定色彩豐富柔和、物美價廉的淡水珠,用來塑造「夢幻感」。

 

  水晶珠鍊當然少不了水晶,珍珠已經定案,那水晶怎麼挑呢?天然水晶有白、紫、粉、黃色系,通常是單顆切磨,只有色度、淨度不優的次級品才會磨成小圓珠。當然這樣的小圓珠沒有美感,我也看不上,況且水晶是礦石,若搭配珍珠做長鍊,恐怕重量過重,佩戴將有沈重負擔。

 

  考慮再三,我做了個大膽的決定,就是「真假配」,用「真的」淡水珍珠,搭配「人造水晶」。我選定直徑8mm的各色淡水珠,再挑5mm的刻面七彩人造水晶,一顆珍珠一顆水晶,各136顆,串連成兩串長鍊。

 

  使用機器車磨的人造水晶選定後直接購買就好,並不費神,真正麻煩的是淡水珠。淡水珠的主要產地就是在中國江、浙二省,雖然養殖技術日益精進,產量也頗豐沛,但真正渾圓光亮,表皮細嫩潤滑,沒有坑洞、成長紋的「全美珠」,實在少之又少,何況我是要找一百多顆尺寸相同的全美珠。

 

  為了這一串珠鍊,我到批發商那兒,從茫茫珠海中精挑細選,挑到眼睛都花了,那老闆也從笑臉變臭臉,終於忍不住發話:「周老師啊!我做珍珠二十年,沒有人這麼挑的。」……

 

  我從珍珠堆中抬起頭來,跟他對望:「你說的沒錯,那就加價吧,請賣我貴一點!」是啊!我面對珠寶作品,一向是個絕對嚴苛的完美主義者,在我的標準裡,珠寶是可有可無的身外之物,戴不好反而畫蛇添足,若是不夠完美,又何必費心製作、配戴!所以多付出一些「完美的代價」也是應該的。

 

  終於完成我的水晶珠鍊了,美呆了,實在太完美!我猜梁弘志寫歌詞時,應該也沒料到有人依歌詞意境,做出那麼美麗精彩的水晶珠鍊吧!但沒想到,我這才樂了兩天,上課時就有好幾位學生不約而同出高價要收購,每個人還都展現出不到手絕不罷休的氣勢。……

 

  其實這串珠我定義為「休閒珠寶」,純粹自娛、圓夢,畢竟珠串內有人造水晶搭配,算不上真正的收藏級珠寶,卻沒想到竟還那麼搶手。

 

  事隔幾年了,還有好幾位學生對這水晶珠鍊念念不忘,但我卻再也挑不出一百多顆全美珠做成套鍊。昨天小萍又來微信:「親愛的周老師,我的水晶珠鍊被閨密搶走了,可否勞駕您再幫我做一套呀?」問題是近幾年淡水養珠愈養愈大,卻愈養愈難看,周老師我又怎麼可能降低標準硬湊成套!

 

  小萍聞言連發三個哭臉過來,然後小心地問:「那,周老師,您是不是還有一套呀?」果然不出所料,打我的主意了,我回她:「可是周老師我不能出賣少女的夢想呀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