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我在母校.JPG

我在母校

 

  上周寫了一篇「爸爸的漏網鏡頭」,提到我的母校吳興國小,讓我回想起許多童年往事,於是我趁著元旦假期回到母校,尋找小學生慧芬的足跡,做為展望2013年的開始。

 

  吳興國小位於臺北市信義區,我的娘家就在母校附近,我一直到二十八歳出嫁,才離開那個熟悉的環境。對我來說,吳興國小是我生命的最初,是守候我成長的堡壘,即使小學畢業後,它也依然矗立在我身旁,陪伴我、給我力量。

 

  我從小立志做一個有出息、有成就的人,小學六年也確實風光度過,卻無奈中學後學業不順,屢遭挫折,成年後又工作艱辛,難關重重。在心情低落的時候,我就會獨自去母校看一看、走一走,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童年的志向,勉勵自己拿出勇氣再往前衝。

 

 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在吳興國小第一天的情景,班上的同學都很膽怯,緊張兮兮的樣子,還有幾個同學哭天搶地,黏著父母不肯放手,好像只有我一人興高采烈,樂到不行,因為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很久了。我在幼稚園中班時就是全校最高胖的孩子,在校園內非常突兀,而且老師教的那些兒歌、遊戲,我早就學會了,說來說去的那幾個童話故事我也都會背了,好無聊啊!更可憐的是,每天坐上那個「曙英幼稚園娃娃車」放學回家,總會有一群讀小學的臭男生在我身後大喊:羞羞臉!又高又胖還坐娃娃車!

 

  小學一年級開始要學著寫更多的字了,對我來說用右手寫字是天大的難事,因為我是天生的、頑固的左撇子,而我的母親認為左撇子是不正常的、不雅觀的,剛好她還堅信棒下出孝子,不打不成器,於是她就很盡力地把我「打」成「右手派」。

 

  成長過程中,媽常得意地向我邀功:「妳小時候好吃啊!兩歳不到就會用左手拿湯匙吃飯,我天天忙著打妳的左手,把湯匙塞到右手,妳學不會用右手,我就不讓妳吃飯!多虧我才能改掉妳這個難看的壞毛病。」據媽說,我幼兒時期每次吃飯都因為挨打又不會用右手而急的哇哇大哭。

 

  或許是求生本能使然,我還是學會用右手拿餐具了,但把筷子換成鉛筆,我又不會了,我用左手寫字順理成章,但右手卻連筆都握不穩。這可把媽給氣瘋了,她又開打了,她說一定要「幚」我改掉這個惡劣的「壞習慣」。於是我的小學一年級就在左手的傷痕與作業簿上的淚痕中度過。

 

  上二年級時,換了另一位班導李鳳豫老師,李老師白白浄淨又笑瞇瞇的,我開學第一天見到她,就喜歡上她,而她在日後也成為我終生感謝的啟蒙恩師。開學不久,李老師很快就發現我是用左手拿尺右手拿筆來「畫」字,她關心的詢問:「妳習慣用左手吧?沒關係,妳可以直接用左手寫字。」老師說用左手沒關係?好驚訝啊!於是我告訴她,媽說左撇子是怪胎,只能用右手的。李老師心疼地看著我說:「用左手代表妳很特別很聰明,怎麼會是怪胎呢!」

 

  後來李老師鼓勵我用右手勤練書法,克服我手腕無力,握筆不穩的問題,就這樣一學期後,我真的可以丟開小尺,靠右手的力量寫出漂亮的字了。不但如此,我書法愈練愈起勁,後來還參加比賽,多次得獎。

 

  除了關心我的寫字,李老師也看重我的寫作,每次作文課寫完一篇,李老師總是誇我寫得好,要我在班上朗讀,要其他同學向我學習。後來她發現我家沒訂「國語日報」(當年最有名的兒童報),父母也從未指導我寫作,就更誇獎我了,說我聰明有天份,還幫我投稿國語日報,使我在小學二年級時就有作品見報了。

 

  在李老師的啟發之下,我從一個不會用右手的小朋友,變成書法高手、國語日報小作家,而後參加演講、朗誦等比賽也是出場就得獎,真正是校內最知名的風雲人物,這一切都該歸功李老師。

 

  三十多年過去了,我還是常常想起這位啟蒙恩師,希望李老師能看到這篇文章,您的學生周慧芬要向您鞠躬致敬,感謝您的啟蒙恩情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