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 我設計的鑽石耳環.JPG

我設計的鑽石耳環

 

  我在南京從事美學教育工作多年來,發現有太多太多的女人都有深深的、揮之不去的「一克拉的遺憾」。

 

  這「一克拉」當然就是指鑽石啦!我上課、演講時談到鑽石,總會做一個「上下聯」的實驗。我會這麼問台下群眾:關於鑽石,上聯是鑽石恆久遠,下一句呢?……總是語音剛落,台下立刻眾口一致大喊:「一顆永留傳」!可見鑽石的行銷是多麼的成功,威力是多麼的驚人,一句經典的廣告語,竟然兩岸三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
 

  這就難怪了,自從我開始珠寶創作以來,數不清有多少三十多到四十多歲的已婚學生,請我幫她們設計一克拉的鑽戒。她們都說婚前沒條件買一克拉做婚戒,現在結婚多年小有積蓄,必須要求愛人同志彌補這個一克拉的遺憾。……只不過這樣的請求我都婉謝了,一方面是工作太忙,分身乏術;一方面也是因為單鑽這樣的「單石戒」,設計與製作工藝太簡單,滿大街的珠寶店都有賣,實在不必讓學生多花一筆設計費。所以我只是充份告知這些學生挑選鑽石的知識,讓她們自行選購。

 

  多年來只有小艷是唯一的例外。小艷是個三十五歲的高中教師,非常善良純樸的人,性格單純天真的像個孩子。她來我的學校要求安排一對一的課程,幫助她成為一位優雅自信的淑女。才上兩次課,她就從老家高郵提了一大籃五十顆鹹鴨蛋送到我面前,(高郵位於江蘇省中部,特產雙黃鹹鴨蛋聞名全中國。)然後說出了那個一克拉的遺憾,畢恭畢敬地請求我為她圓夢。……送鴨蛋求鑽石?這個年代竟還有這麼質樸的人?小艷的鴨蛋讓我為之動容,我便一口答應她了。

 

  我動手設計珠寶之前一定先問清楚預算,因為一個真正有道德的設計師應該謹守預算,避免造成委託人的額外負擔。小艷說了,他們夫妻倆都是高中教師,珠寶店逛半年了,店員說他們的預算夠買一個「K色」一克拉。……根據美國GIA的鑽石分級標準,D、E、F屬於透明無色級,G、H是接近無色級的白鑽。所以這個「K色」已經是明顯的、肉眼可立刻分辨的「非白鑽」,那……何必買呢?沒這一克拉是遺憾,但買一個比別人都「不白」的一克拉豈不更遺憾?

 

  聽完我的分析,小艷雖然覺得有道理,但整個人沮喪極了,於是我勸她:鑽不迷人,人自迷!何苦執迷?誰規定非要有一克拉才能象徵愛情恆久遠呢?小艷眼巴巴地望著我,還是滿臉失落,我只好替她想辦法,一個變通的辦法,那就是〜加起來一克拉。

 

  小艷除了預算有限之外,她的手掌較粗厚,手形與膚况都不太理想,戴戒指的展示效果並不是太好。但她的臉孔倒有江南女子的秀麗,耳垂也漂亮,佩戴貼耳式耳環必然出色。所以我建議她做一對總重量加起來一克拉的精緻耳環。

 

  我為小艷仔細挑出兩顆有GIA證書,而且所有條件完全相同的高檔鑽石。證書條件是:重量0.38克拉,色度E,淨度VVS1,車工三項全是excellent,沒有瑩光反應。這兩顆鑽雖然不大,但等級高,所以火光極為閃爍,視覺效果很好。買下這兩顆後,我設計成主石居中托高,外圍一圈小鑽的耳環,並刻意讓小鑽與主石之間留出微縫。38分主鑽托高至腰部,這做法可讓主石吸納更多光源,更加璀璨迷人。外圍加上一圈小鑽補光,又可提升亮度與價值感。

 

  成品出來了,非常精緻完美,單只耳環表面直徑8mm,比一克拉裸鑽還大得多。重點是這對耳環的兩顆主鑽加上外圈小鑽,總重量1.08克拉,也完成了小艷的一克拉願望。

 

  小艷樂壞了,帶著她先生又提了一籃鴨蛋來道謝。看著他們夫妻手牽手歡天喜地的樣子,我的心裡有滿滿的溫暖與感動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