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我和我的咕咕鐘.JPG

我和我的咕咕鐘

 

  結婚二十年來,我搬過十次家。剛結婚住台北巿大安區,先租後買,搬動兩次。1997年我們夫妻到北京發展,先入住釣魚台國賓館四個月,而後就近落腳海淀區,之後再搬到交通更便利的朝陽區,六年總共搬家五次。2003年我們轉往南京,初期租住新街口石鼓路,後來在莫愁湖畔買下一個景觀詩意的安樂窩。

 

  2011年我與咪呢在大陸打拼十四年後倦鳥歸巢,再度跨海大搬遷。在大陸住久了,見慣了大山大水,新房新路,再回頭看我們位在四維路的房子,便覺得它有些滄桑了。於是我們賣房換屋,選擇入住內湖四期重劃區,新房新區,重新再做台北人。

 

  買新房首要大事就是裝修,一定要整裝成我們想要的咪芬之家。2010年十月我們買下新房,把鑰匙交給設計師Eva後,就回南京繼續工作了。我跨海指示設計師的重點之一,就是要在客廳留出一面牆,做為懸掛咕咕鐘的專區。

 

P2)咪芬之家的咕咕鐘.JPG

咪芬之家的咕咕鐘

 

  我愛咕咕鐘,因為咕咕鐘有我童年的記憶,還有爸爸的身影。記得我快要上小學時,有一天爸爸突然帶了一個咕咕鐘回家,三兩下就把它掛上牆。我抬頭仰望著,覺得這個木頭做成的小房子好漂亮、好可愛喔!後來爸爸調整了一下,咕咕鐘聲瞬間響起,小鳥竟從房子跑出來唱歌,娃娃也跟著跳舞。哇,好好玩、好神奇呀!

 

  那天興奮過後,我馬上跟爸爸說,我要負責每天拉發條,爸媽、姊姊、弟弟都不必費心了。不但如此,我每到整點之前,總會站在咕咕鐘前,等待它表演,跟著小鳥和娃娃唱唱跳跳。就這樣一天多次,持續了好幾年,從不厭倦。

 

  一直到我小學四年級時,有一天咕咕鐘壞了,其實以前也壞過幾次,但做工程師的爸爸總能修好的。可是爸爸說這次很嚴重,沒辦法修了。……那時爸爸剛開始生病,手指不時微微顫抖,看了幾位醫生也查不出病因(數年後才被確診是帕金森氏症),這讓爸爸非常沮喪,整個人變得沈默憂愁。從此咕咕鐘不響了,爸爸也不再說笑話、說故事了,家中一片低調沈寂。

 

P3)咪芬之家的咕咕鐘.JPG

咪芬之家的咕咕鐘

 

  陪伴我多年的咕咕鐘從牆上取下來了,媽說爸爸生病,家裡要更節省,不該花大錢再買新的咕咕鐘。我看著空空的牆面,那掛咕咕鐘的地方特別白,反襯出小木屋的輪廓。我天天看著它,努力記住它的形狀,同時告訴自己,一定要快快長大,才能賺錢把咕咕鐘買回來。

 

  婚後我隨著咪呢創業,大江南北闖蕩,不論是心裡或實質,總是動盪不安,沒有天下太平、長治久安的穩定感。所以我不敢輕易買咕咕鐘,因為我知道拆下它、告別它,太傷感、太心痛!

 

  活到中年,總算打拼有成,能給咕咕鐘一個安定的家了。只是當我能買、想買時,卻發現知名百貨公司裡的咕咕鐘又大又難看,有的還上了亮光漆,那不自然的光澤,完全喪失了咕咕鐘該有的古樸美感。

 

P4)莊敬路上的咕咕鐘專賣店.JPG

莊敬路上的咕咕鐘專賣店

 

  後來是Eva幫我上網找到一家德國進口咕咕鐘的專賣店,這店位於莊敬路信義國中旁,距離我的娘家歩行只要十分鐘,與我的成長之地竟是如此接近。我滿心期待來到這家店,店裡的咕咕鐘懸掛滿牆,又多又美,好童話、好感動!我終於找到了心裡的咕咕鐘,那失落已久的咕咕聲,就在咪芬之家再度響起。我相信爸爸在天上看了,也一定會為我感到高興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