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三十四歲的我.JPG

三十四歲的我

 

四月天該是萬象更新、春暖花開的時節,過去我在大陸經商十四年間,一向習慣每年此時購衣換季,不過這兩年我們夫妻鮭魚返鄉,反而弄不懂該何時換季了。今年入春以來陰晴不定,忽冷忽熱,好一個難受的怪天氣。但我與咪呢決定不管詭異的天候,還是趁著假日逛街Shopping去也。

 

在台北購買衣物,逛來逛去還是習慣東區的那幾個地方。人近中年,愈來愈清楚自己要什麼,適合什麼,也就懶得到處閒逛了。一方面不想浪費時間、體力,一方面也不想去不合意的品牌沾醬油,以免見到銷售人員期待落空的臉。

 

上周末連逛幾家店,發現春裝乏善可陳,實在沒什麼看頭。有一位售貨小姐私下透露:「景氣太差,老闆進貨愈來愈保守啦。」說到這兒,她順手指著幾件去年秋冬的外套,說剛換季就下殺至六折,機會很難得。

 

我看了看,其中有一件中長的灰色大衣質感不錯,便拿起來對鏡套上,感覺還算合身,但設計與色彩不甚滿意。我好奇地問那銷售小姐價錢多少?她立刻回答:「打完折才六萬多而已,很划算喔。」咪呢聽到這兒,隨口就說:「芬兒,喜歡就買,我來刷卡。」

 

咪呢這樣說,想必是誤以為我愛上了那件大衣。做夫妻二十年,他知道他的太太長手長腳難買衣服,而且要求完美又消費理性。所以就算找到合身的衣服,但若設計、材質、做工沒有相當水準是不會買的;即便所有條件完全合意,如果售價不合理,也還是不會輕易下手。……就因如此,我的衣服還真的不算多,也不隨便試穿衣物並詢價,難怪咪呢只要看到我又穿又問,就會鼓勵我趕快買單。

 

我又對鏡看了看,這大衣肩部翻扣設計真是畫蛇添足,天生削肩的女生或許可以藉此撐起架勢,對我來說就多餘了。於是我脫下來交還售貨小姐,道謝後準備走人。沒想到這位四十來歲的小姐,背對著咪呢小聲說:「哎喲,小姐,“他”已經要刷卡了,妳就讓他刷下去啊!」……

 

她說這話時表情有點誇張,像老師遇到笨學生,又像是大姐在教育笨女人。於是我決定和她玩一玩,便微笑反問:「為什麼他刷卡我就要買呢?」這下她來勁了,答:「當然諾,男人主動要刷卡,一定要把握機會啊!」有意思的答案,我再問:「可是他是我先生,不是男朋友,誰買單不都一樣嗎?」她回得更妙了:「是喔,我看你們手牽手蠻親熱,還以為是男女朋友,那如果是老公,就更應該叫他刷下去啊!」……

 

我轉過身和咪呢使個眼色,說:「她一直叫我讓你刷卡,你要不要幚我說句話呀?」果然不枉夫妻二十年,咪呢發話:「妳好像不太會看人喔,我太太很能幹,可以自己買單的。」說罷,那店員一臉錯愕,我對咪呢甜蜜一笑,便手牽手離去。

 

我不知這位大百貨公司的名牌女裝銷售員事後做何感想?其實銷售的最基本原則應該是介紹商品本身優點,讓消費者對商品有了解、感興趣,才有機會達到成交目的吧。這店員不多介紹服裝的特色,也不懂得辨識來客水準、性格,卻自以為是的一再「指導」客人盡快讓男伴刷卡,還說「手牽手像男友」,難道不牽手才像夫妻嗎?銷售方式魯莾,思想觀念偏差,言語又俗不可耐,怎麼可能銷售成功呢?

 

我是一個重視女權,在意男女平權的人,但我並不贊成女性以強勢霸道的言語、態度、作風來宣誓女權。為了追求有尊嚴的人生,平等互惠的兩性關係,我比一般人更認真工作,努力打拼,以實際行動與工作成果獲得尊重,實現自己的價值。

 

只可惜,我發現看輕女人的往往是女人自己,例如那位售貨員。類似的對話與場景,我在台北已經碰到好幾回了。奇怪的是,這十多年我在兩岸三地都有豐富購物經驗,但香港、大陸卻從不曾有人要我「讓男人刷卡」。難道台北的女性更看輕自己?或「更懂得」讓男人買單?還是台北的男人比較不會主動替女伴買單?

 

無論如何,不管妳的男人是否刷卡,女人若想活得自在瀟灑,還是立志做個有本事替自己買單的人吧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