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 為何不叫「周大芬」?.JPG

我的「本名」

 

今年初,有位熟識已久的寶石供應商給我一張新名片,原來是他父親花錢請人算命取名,要求他到戶政事務所辦理正式更名。據我所知,他們父子倆人已經分別改名兩回了。理由當然是為了「錢」途、事業、人際關係。

 

近十年來台灣經濟一直很Low,似乎也因此興起一股「改名潮」。對原本有不雅之名的人來說,改名的確可以解除困擾,讓心情好過一些。但若寄望改名就能開運招財,否極泰來,恐怕還不如自己好好做人,努力工作吧。

 

我也曾在非自主的狀況下改過名。那是小學一年級的暑假,媽媽突然說她重新算過筆畫,要把「周惠芬」改成「周慧芬」,不但筆畫總數大吉,人也會變得更聰明,於是我就在不明不白的狀況下被改名了。倒是過了兩年,我漸漸長大,中文程度愈來愈好,對自己的名字也有概念了,曾多次向父母要求改名,卻沒能如願。

 

我一直認為自己應該叫「周大芬」。記得小學二年級時,李鳳豫導師曾在課堂上提過族譜、字輩之類的知識。我似懂非懂聽得入神,想了半天,弟弟名叫大仁,莫非我們周家這一代是「大字輩」?回家後問爸爸,果然獲得印證。「那為什麼我不叫周大芬呢?」爸爸說女兒將來要嫁人冠夫姓的,不需要排字論輩,況且「大」字男性化,不太適合女孩。

 

爸爸的回答使我大感意外,原本以為是媽媽重男輕女,全心全意把弟弟捧在掌心,對兩個女兒一向漠不關心。萬萬沒想到,爸爸雖然態度還算公平,但為女兒命名時還是把「字輩」排除在外。

 

做不成「周大芬」,我的心裡有無限失落與無數疑惑,那〜這個「周慧芬」是怎麼來的呢?為何姊姊叫念貞,我不是隨她叫「念芬」,也不是隨族譜叫「大芬」,卻是先「惠芬」後改名「慧芬」?

 

爸爸回答,姊姊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奶奶(奶奶姓名最後一字是「貞」),兒子的名字是依族譜而定,至於我的命名大權則是交給媽媽。喔!原來如此。於是我滿懷期待轉問媽媽,我的名字是紀念哪一位長輩呀?媽媽竟說:「沒有,報戶口前臨時想的。」這下我幼小的心靈可是大受傷害了,我們姊弟三人,為何只有我的名字是臨時起意,草率而定的?

 

真的好委屈啊,小時候面對這種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是無法釋懷的。我和爸爸哭鬧了兩年要求改名卻不得其果,於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,我決定不哭不鬧,心平氣和地向爸爸曉以「大」義。

 

我們家一直設有祖先牌位,逢年過節爸爸一定會帶著全家人上香磕頭,還交待我們三姊弟應向素未謀面的爺爺奶奶報告近況。有一天祭祖前,我抓住時機對爸爸說:「我覺得爺爺奶奶一定不認得我,因為念貞、大仁都代表周家子孫之名,只有我不是。」我看爸爸聞言頗為動容,便裝大人語氣繼續說大道理:您的二女兒唯有改名周大芬才能「認祖歸宗」,告慰爺爺奶奶在天之

 

我終於說動爸爸了,當我樂開懷以為可以正式做周大芬時,沒想到媽媽卻火冒三丈,怒不可遏。她覺得三名子女只有「次女」的命名由她做主,而我竟膽敢「大逆不道」,侵犯母權,簡直就是個刁鑽古怪、無法無天的「壞孩子」。……此事便在我被臭罵三個月,毒打一大頓後畫上句點。

 

之後,我絕口不再向任何人提起那個「周大芬」的願望了,我只是默默在心中立志:身為周家女兒,今生既無緣排字論輩,那我靠就自己努力做一個「大一點的」,可以光宗耀祖的,讓人無法看不見的「周慧芬」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