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P1)1988年第一屆中國小姐前八名,左邊第四位戴后冠的是周慧芬。.JPG

1988年第一屆中國小姐前八名,左邊第四位戴后冠的是周慧芬。

 

現在這個社會風氣開放的網路年代,「媒婆」這一行恐怕就快要絶跡了吧?其實把時間往前推二十多年,在我的少女時代,都會男女談婚論嫁幾乎也沒有媒妁之言了。除非是生長在封閉的鄉下農村或是某些「特人特例」,才有機會見識媒婆上門提親的陣仗。很不巧,我剛好就是台北城的「罕見特例」。

1988年我當選台灣第一屆中國小姐,從選上的第一天開始,一整年任期都必須配合各方邀約,馬不停蹄地東奔西跑,總是忙累到不知今夕何夕。但我萬萬沒想到,我的父母也因為有個「中國小姐女兒」變得異常忙碌,片刻不得清閒。……

 

話說那一年,我們家中三不五時就有舊雨新知前來道賀,串門子,看熱鬧。此外,竟還有許多素不相識的「專業媒婆」,以及頗有身份來頭的「客串媒婆」專程造訪,他們全是受人之託上門提親說媒。

 

那一個「中國小姐年」,我父母總共見過十多位媒婆,收到了二十多份「求親履歷表」。據母親統計,這二十多位「求親者」,以兩大類人選為主,其中有半數是醫生,另外四成是在美國工作定居的碩士或博士。……也就是說,二十二歲的少女慧芬突然有二十多個機會遠嫁美國或做個「醫師娘」。

 

讓我感到困惑不解的是,這些求親者全都沒見過我本人,僅僅憑著電視上看到的影像,就委託媒婆前來送禮提親。都什麼時代了,為何這些家世、學歷、工作均優的男士如此盲目?

 

聽媒婆替這些男士說出的求親理由大致是:從電視上看,這位中國小姐美麗端莊,氣質出眾,聰明機伶;又口才便給,應對進退得體,頗有大家閨秀風範。看起來很有「幫夫運」,可以輔佐丈夫,替丈夫加分。……

 

我攤開那一大疊的求親履歷,除了照片之外,印入眼廉全是密密麻麻的「數字介紹」。年齡、身高、體重、入學時間、畢業年份,目前的月薪、年薪。其中還有些人特別標注了五年後、十年後、二十年後的前景與發展,明確列出「未來年薪」,強調自己「錢」程似錦,「錢」途一片光明。

 

後來媽媽篩選出十張履歷表,要我「慎重考慮」,我接過來一看,果然全是醫生,想也知道她肯定不願把我嫁到遙遠的美國。我故意調皮地回應:只選十個人多不公平呀!我們應該在家門口搭個擂台,讓大家來「比武招親」嘛,妳和爸爸坐在台上當評審,看看最後是誰打贏全場,我就二話不說立刻嫁給他!……爸爸聞言笑了起來,笑了好久好久,這個笑是我的護身符,我知道爸爸絕不會勉強我。

 

最後的結論是,那十多位媒婆全部無功而返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的父母顯然承受了極大的人情壓力。因為「受人之託,忠人之事」,有些媒婆為了不負所託,真的是一連多日,天天來訪,說破嘴皮也不願放棄。但我還是婉謝所有求親者,誰也不肯見,即使曾被批評拿翹、擺架子,我也一本初衷堅持到底。

 

理由很簡單,我年僅二十二,談論婚嫁言之過早。況且我是個自尊心很強的文藝少女,滿紙談錢、談數字的履歷表,讓人感到庸俗而欠缺靈性,又有「以利誘人」,「拿錢砸人」的味道。再說了,某些求親者已經把我定位為「可以幫夫」的中國小姐,若真的碰面了,保證會大失所望,因為我更想做一個「可以實現自我價值」的周慧芬。

 

其實我當然不是所謂的「擺架子」,對我來說,「中國小姐」是個榮譽,也是鼓勵我要更加積極上進的動力,但這跟選擇對象有什麼關連呢?我還是原來的我,只不過多了一個后冠一項頭銜。而真正的我,從小到大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始終只有一種典型:必須才高八斗,學富五車,文章能寫到讓我心服口服。若有幸相遇,那不必求親,不必有錢財,我一定滿心喜悅地與對方結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