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我與我的好姊妹周雅聆.JPG

我與我的好姊妹周雅聆

 

本月初,澤治向馥園餐廳開出「專家指定菜單」,內容包括紅燒排翅、蜜汁鵝肝兩大招牌菜。我們與小聆夫婦四人吃得非常盡興,尤其是澤治最愛的蜜汁鵝肝,連平時不太吃鵝肝的小聆也對它讚不絕口。

P2)馥園餐廳的宴席包間.JPG

馥園餐廳的宴席包間

 

看到超級好姊妹吃得開心滿意,我高興極了。小聆不但是我的同學、好友、姊妺、經常不期而遇的有緣人,也是我人生中唯一感到「還不清」的重要朋友。熟識我的人都知道,我這個人生性獨立剛強,自律甚嚴,遇到大小事都會設法自行解決,從小不慣叫苦說累喊痛,更不願麻煩別人,虧欠任何人。只有小聆是唯一的例外。

P3)紅燒排翅.JPG

紅燒排翅
P4)蜜汁鵝肝.JPG

蜜汁鵝肝
P5)生菜蝦捲.JPG

生菜蝦捲

 

上一篇談到我1989年到加拿大遊學就是一例。當年小聆不但事前幫我租屋、申請學校,她與Oliver還經常抽空開車帶我四處遊玩,使我在加國進修期間過得充實愉快,至今仍回味無窮。

 

1993年十月我與澤治結婚,婚禮當天需要用到迎娶禮車,又多虧有小聆幫忙。那時小聆已學成返台在家族企業中工作,經常要隨同父親出差大陸佈局撒網,工作極為奔波忙碌。我則是跟隨澤治經營雜誌社,社務繁重鎖碎,還必須要兩岸三地出差採訪,以充實雜誌內容。

 

所以在那幾年,我與小聆各自奔忙,難得有機會湊在一塊兒。但小聆得知我要結婚時,還是二話不說放下所有工作來幫忙,並要Oliver擔任我的禮車司機。迎娶那一天,小聆提前把她的白色賓士洗淨打蠟,整理到煥然一新。更感動的是,她竟穿上一套全新的正式裙裝來我家,還高興地說:「特地為妳買的喔!」……我拉拉小聆的手,忍不住紅了眼眶;我當然知道那裙裝為我而買,因為小聆從小到大一向是不穿裙裝的。

 

1998年我們夫妻前往北京發展,與小聆又是聚少離多,平日只能靠電話聯繫,或在我回台短暫停留時匆忙一聚。2002年七月,有一天下午我在北京接到媽媽來電,說爸爸狀況不妙,已被轉入仁愛醫院加護病房,院方隨即開出病危通知單,恐怕凶多吉少。……

 

與媽媽通話後,我火速飛奔到旅行社購買隔日機票,但機票到手我依然心急如焚。算一算時間,還要二十多小時後才能見到爸爸,爸爸命在旦夕,萬一我來不及怎麼辦?爸爸到底怎麼樣了?方才電話中媽媽表現驚慌又語焉不詳,再問她也問不出所以然的。(當時兩岸尚未直航,班機少且轉機極為耗時。)……

 

我愈想愈急,簡直快瘋了,我真的需要一個夠義氣又有能力幫我了解狀況的朋友啊!不得已又要麻煩小聆了。與小聆通話後,她飛車趕赴醫院,半小時後我就接到她從仁愛醫院打來報平安的電話了。

 

與小聆做姊妹超過三十年,她對我種種的好,兩篇短文是說不完的。這麼多年來,我還要特別感謝小聆一件事:從小至今,小聆向任何初識者介紹我,總是慎重地說:「這是我最稱頭的朋友」。即便我創業初期諸事不順,磨難不斷,感到痛苦困頓,前途茫茫時,小聆也依然力挺:「妳是我最稱頭的朋友,將來一定會成功發達。」

 

說起來我現在能有不錯的工作成果,小聆也有功勞的。因為她始終那麼看重我,以我為榮,我又怎麼能讓她漏氣呢?唯有努力不懈,才能繼續做她「最稱頭的朋友」。我想對小聆說:謝謝妳!我會好好愛妳,永遠愛妳,終生不渝。


P6)澤治向馥園指定的菜單內容.JPG

澤治向馥園指定的菜單內容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