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 我和我的鄭愁予詩集

我和我的鄭愁予詩集

 

  我結婚二十年來總共搬家十次,其中包括從台北到北京,北京到南京,再從南京搬回台北,這種跨海、跨城市的大搬遷。每一次搬家都會經歷割捨衣物、書籍、傢俱的過程,這對感性念舊的我來,最是折磨掙扎。總是幾番涙溼衣襟、天人交戰後,才能打包上路,搬進另一個城市,另一個新家,開展另一段未知的人生旅程。

 

  搬家多次,無奈丟棄的藏書就有上千本,終究書籍太沈重了,不便帶著它行跡天涯。只是丟書太傷感,比起丟衣服、傢俱更讓人揪心。對我來說,每一本書都代表一個知識,一份心情,一段成長,一番體悟。……當不得已割捨時,就彷彿一部份的自己也隨之而去。

 

  不過,有一本書我一直隨身帶著它,任憑搬家多次,也絕不會丟下它。這本書是少女慧芬的床頭書,我帶著它離開娘家自組家庭,又帶著它隨澤治飄洋過海,逐鹿中原。不論我身在何處,它始終是我心靈的寄託,靈魂的港灣,是我終生都不能遺失的〜《鄭愁予詩集》。

 

圖2 我保存三十年的詩集

我保存三十年的詩集

 

  我少女時期喜歡讀詩,每當悠遊於詩中世界,就像進入一場奇妙的時空之旅,經常會驚嘆自己竟與古今詩人有著相近的心情與感受。這種穿越時空得遇知音的感覺説來玄妙,恐怕也只有相同經驗的人才能心領神會。我一直好奇:大詩人們究竟有什麼樣的人生經歷?多麼厚實的底藴?多麼高深的才華與天份?才能這樣字字硃磯,以最精簡的文字寫下雋永詩篇,傳達無限深遠的意境。

 

  因為愛詩,少女時期我也常寫詩,抒發青澀寂寞或憤世嫉俗的年少心情。那些年我寫下很多詩,有得意之作完成時,便拿出有香味的雲彩信紙,用鋼筆一筆一劃地書寫多份致贈同學好友。我的「香水信紙現代詩」在同學間流傳,日久漸漸培養出一些「詩迷」,經常有陌生的同學向我索取親筆詩文。

 

圖3 我習慣在書中扉頁簽名並寫下購買日期(本書購於民國七十三年)

我習慣在書中扉頁簽名並寫下購買日期(本書購於民國七十三年)

 

  成年後進入社會,為了生存的更好,為了追求不負此生的事業成就,我逐漸喪失了寫詩的時間與心情。可我內心依舊「詩心尚存」,每當身歷險境,或面對醜陋卑鄙的人性時,我總想回家看看我的床頭詩集。在輾轉難眠的夜晚,讀詩靜思,讓自己沈澱下來,回歸到最清純的年少心境,可以幫助我浄化心靈,洗滌在成人世界沾染的庸俗麈埃。

 

圖4 不論我居住何處,家中一定要有大書櫃。

不論我居住何處,家中一定要有大書櫃。

 

  對於喜愛的詩句,我從不死記硬背,但說也奇怪,我自然就會一字不差地記下來,永遠忘不了。更微妙的是,這些詩句還會在某些Moment不經意地從心底冒出來。譬如每次到江南行走園林時,我腦海立刻會湧現鄭愁予的名詩《錯誤》:「我打江南走過,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。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,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,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。跫音不響,三月的春帷不揭,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。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,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。」……心中有詩,眼前的風景更是多彩多姿了。

 

圖5 江南的窗景如畫,就像鄭愁予的詩。

江南的窗景如畫,就像鄭愁予的詩。

 

  三十年過去了,我的鄭愁予詩集還收放在書櫃中,腦海裡,但我已從少女變成中年人了。記得少女時期,大家都説我早熟、老氣;現在活到中年,大家反而說我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。……我想那是因為我始終保有詩心、詩情、詩趣的原因。我真的相信,優美的詩篇可以讓年輕的人成熟,更可以讓成熟的人年輕!

 

圖6 我的書房和書桌

我的書房和書桌

 

  我很慶幸自己從小愛讀詩,這使我的內在飽滿豐富,使我的心中永保一方淨土,也使我看待人事物,有更多元的角度,更獨到的見解。更重要的是,「詩情畫意」使我心境年輕,幫助我成為一個更有魅力的美學老師,更有靈性的珠寶創作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