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 2012年我送老十二的生日禮物是親自帶她到溫哥華探親兼旅遊

2012年我送老十二的生日禮物是親自帶她到溫哥華探親兼旅遊

 

  八月是萬獸之王獅子星座的生日月,也是老十二的生日月。我昨天去看她,雙手奉上一個紅包,一份禮物,坐在客廳陪她聊一聊。談話內容沒有主題,大致是我問候她的健康狀況後,她便打開話匣陳述那些老掉牙的陳年舊事。

 

  聽著聽著,聽到要打瞌睡了,只好起身告辭。這兩個多小時的過程中,她不曾問過一聲:妳好不好?……彷彿我是一個與她無關的送禮者,又彷彿我只是一個前來關懷老人的社工人員。

 

圖2 溫哥華的惠斯勒山

溫哥華的惠斯勒山

 

  沒什麼,這種模式我也習慣了。打從我有記憶起,老十二給我的總是責駡,羞辱,壓抑,和一頓又一頓的暴力毒打;從來不曾由衷地關心我、愛護我,給予我一點最起碼的尊嚴和安全感。數十年就這麼過去了,不愛我,不在意我,就是她的習慣,我的宿命,怎麼可能改變呢?

 

  沒關係,我還是摸索著長大了。而且努力學習不怪她,試著去理解她。唯有澈底理解她的悲慘身世,才能找出她不懂得愛人之道的背後原因,這樣才能讓我自己好過一點,也才能心平氣和地去面對她。

 

圖3 溫哥華的加拿大廣場

溫哥華的加拿大廣場

 

  老十二生長於新竹六家的一個貧窮客家農村,她的母親生了整整一打孩子,老十二正是那個不幸的么女。這一打孩子之中,有四名在幼年時夭折了,只剩下四男四女存活。依當時當地的慣例,四名男丁留在家中,四個女兒則是在襁褓時期就分別送人收養。所以這四名同父同母的女嬰變成四人四個姓氏,全都被迫放棄本姓了。

 

  可憐出生不久的老十二被父母送出門後,疑似因體弱多病,不討養父母歡心,瀕臨再度被轉讓的命運。後來是比他年長二十歲的親大哥將十二妹抱回,老十二才有幸在自家長大。但據說她從此成了親生父母的眼中釘,出氣筒,成長過程飽受虐待。

 

圖4 溫哥華的加拿大廣場

溫哥華的加拿大廣場

 

  因此老十二早早離家,二十歲就嫁人了,一年後生了個女兒。還好,第一胎嘛,生兒之事來日方長。萬萬沒想到才剛做完月子,老十二竟又意外懷孕了。她自稱當時感覺不祥,恐怕〜又是女兒!於是她背著丈夫斷食、搥肚、跳床,刻意活蹦亂跳,聽說還吃了一些打胎食品;卻無奈胎象始終穩如泰山。懷胎十月後,這個打死不退的嬰兒呱呱墜地,重量3800公克,擁有男子漢的身長與體重,卻不幸是個不該來投胎的〜次女。

 

  老十二在醫院得知第二胎果然是「不祥的次女」,當場放聲痛哭,從那一刻起便有意無意地忽視、貶抑、打壓這個無辜的次女,直到次女長大成人還不罷手。等於讓歷史變本加厲地重演,讓次女承受老十二本人的悲慘經歷,甚至猶有過之。

 

圖5 溫哥華蓋斯鎮的蒸汽鐘

溫哥華蓋斯鎮的蒸汽鐘

 

  這個次女有好多稱號,老十二看心情輪流叫罵,譬如:怪胎、左撇子、賠錢貨、討債鬼、多餘的、找麻煩的、不該來投胎的。……次女聽著這些莫須有的「罪名」成長,從小就痛下決心:此生拼死拼活也一定要出人頭地,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。

 

  而今,這個次女已經活到中年,做成了一些事,賺到了一些錢,還獲得不少掌聲和名聲。老十二都看到了,但她仍然沒有給次女任何的肯定和讚美;不知老十二心中到底做何感想?……也不重要了,次女終究是證明自已了。

 

圖6 我帶媽到溫哥華史丹利公園坐馬車

我帶媽到溫哥華史丹利公園坐馬車

 

  今天是老十二生日,我想說:媽,生日快樂,雖然妳生於苦難,又是外公外婆拋棄過的孩子,但那些苦日子都過去了,願媽媽未來人生真正開心,真正快樂!

 

 

PS,更多精彩文章,請點閱以下連結:

拜訪童年 

為何不叫「周大芬」?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