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內湖三總血腫科化療報到窗口.jpg

內湖三總血腫科化療報到窗口

 

  去年9月乳癌確診,隨即住院、手術整個過程都很匆忙,像是一場夢,恍恍惚惚不太真實……直到術後,回到現實,依手術醫師(俞志誠前院長)指示去「看」他指定的血腫科醫師。此前我對這一科完全沒有概念,天真地以為看一看、過個場就沒事了。……卻未料血腫科是一個血淋淋的殘酷世界,一旦罹癌,便泥足深陷難以脫身!

 

  怎麼說呢?……關鍵在於化療,而且是「自費化療」。手術前俞院長從未提及化療的必要性,只有說明放射治療一定要做。但術後血腫科初診&乳外科回診,兩位醫師卻強烈表,希望我乖乖地「自費化療」,以提高「存活率」!……

 

  但我的狀況是乳癌1A,術中摘取7顆淋巴全部没有感染,腫瘤屬性又是ER、PR陽性,HER2陰性,也就是癒後最為樂觀的類型這樣還需要化療嗎?……(事實上,有太多資料顯示我的狀況化療無益。)

 

  做為一個理性的患者,我願意接受~必要的、正規的西醫治療,但我不想在糊里糊塗的狀況下被~過度醫療,更不成為白色巨塔~業務指標&待宰羔羊!

 

  所以,化療與否,我決定讓證據說話。……術後我在網上發現美國有一個獲得NCCN(註)認可的~Oncotype DX基因檢測,針對早期乳癌患者,它能夠檢測乳癌組織中21個不同基因的表現,評估乳癌的復發率,以及化療可能獲益的機率。

 

  我立刻致電該機構的台灣代理~探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經辦人林小姐告知檢測費用十六萬,由主治醫師或患者本人向醫院的病理部提出申請,將腫瘤切片後寄往美國檢測。

 

P2)本圖取自探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.PNG

本圖取自探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 

  那~,該由誰來申請腫瘤切片呢?……我的社會經驗告訴我,此事若是自理,恐怕節外生枝,未必順利,還是報告主治醫師吧。於是,俞院長要我去找~戴明燊醫師,這已經是他安排的第二位血腫科醫師了。

 

  2016年9月30日,星期五,一早我和咪呢來到內湖三總戴醫師的診間,先敲門找護士,拿出俞院長提供的「加號單」請求加號。護士跩跩地說:「妳是特別號,下午再來!」……下午?這不是上午診嗎?而且,「特別號」?請問那到底是幾號?……護士不耐道:「反正戴醫師都會看到下午。」

 

P3)血腫科入口.jpg

血腫科入口

 

  唉~,那就下午兩點再來吧!……結果我見到戴醫師的時間,既不是上午,也不是下午,而是當天晚上七點半,這位外號「等待」的醫師還真是名不虛傳啊!……只是,痛苦又沒有尊嚴的等待,没病都會等出病來,何況在他門前的還都是身體虛弱的癌症病患。

 

  還有,「特別號」,麼是「特別號」?戴醫師的診間外,有正常編號的患者,每看一號或兩號,就穿插一位「特別號」。……但「特別號」沒有排序,根本不知何時會被叫到,詢問護士,答案總是:「快了,快了。」所以「特別號」的患者,就像是被懲罰的犯人,只能在候診間寸步不離地枯等、傻等,到底要等多久,全由戴醫師~一人說了算!

 

  如此特別的「特別號」,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,各大醫院應該都沒有吧?……即便在內湖三總,除了戴醫師之外,也從未見過有哪位醫師擅自發放這種不合規範,讓患者無所適從、痛苦萬分的「特別號」!

 

  Anyway,我總共看了戴醫師三次,次次都是排列倒數第一或第二的「特別號」,全都是上午的門診,活生生拖到晚間七、八點才輪到。

 

  第一次看診,話不多說,直接請求自費做Oncotype DX基因檢測。第二次看診,戴醫師告知,我的腫瘤切片已寄往美國,結果很快就會出來。……

 

  然後,歷史性的一刻,2016年10月18日,我的Oncotype DX結果出爐,探索科技林小姐把報告送來,上面白紙黑字說明化學治療對我的幫助~非常有限。……就是說,我可以理直氣壯地避免化療!

 

  真是謝天謝地啊!既然不用化療,我跟血液腫瘤科的緣份也盡了;下一步應該到放射腫瘤科報到,儘快安排放療。

 

P4)放腫科入口.jpg

放腫科入口

 

  沒想到,我正在慶幸時,手機就隨之響起,個管師林小姐來電:「戴醫師人在國外,他說妳不用化療了,但10月28日還是要回診,他有事要交待」掛電話之前,個管師還說我不必自行掛號,因為他們已經排了「特別號」。……

 

  放下手機,一直待在我身邊的咪呢擔心地詢問:「又怎麼了?」……嗯~,戴醫師出國都還不忘來電遙控,緊迫釘人,估計是想要趕在我放療之前,經由他開單,施打「自費停經針」吧?……

 

  據我所知,停經長效、短效兩種,標準療程都是連續施打三年。長效一針,自費一萬多,若因導致骨質疏鬆,就要另外加打補骨針,也是自費,每針要價也是一萬多。……算一算,三年打下來,總共數十萬。

 

  重點倒不是這筆錢,而是我已年過半百,還需要連打三年停經針嗎?(此事我已私下諮詢過兩位專業醫師,答案是:不必打。)……如前文所述,我不想被~過度醫療!

 

  不出所料,再見戴醫師,他開口就談停經針,果然是要我施打價位更高的長效型針劑。他說:「這樣可以提高存活率,降低4%的復發率。」我聞言十分驚訝,便問:「4%?那麼具體的數字?請問是出自國內或國外哪一個機構的統計?」……戴醫師大概沒想到患者會有此一問,竟一時語塞,一句話也答不上來。

 

  所以,「4」只是隨口說說,沒有任何依據?……堂堂留英博士,三總高層積極栽培的血腫名醫,怎可在癌症患者面前高談闊論生死存亡的比率,卻無法說出根據?

 

  沈默片刻後,戴醫師說了一句話,試圖打破僵局,這句話非常經典,想要忘都忘不了。他說:「總之,我們希望未來幾年~還~能~看~到~妳!」……

 

  這句話,我不當它是一種~威脅恐嚇,相反地,我把看做是一份~激勵鼓舞,我會鞭策自己未來人生健康長壽,遠離病痛,比每一位給過我不當壓力的醫師,活得更好、更久!

 

P5)1月19日我到內湖三總婦保中心回診.jpg

1月19日我到內湖三總婦保中心回診

 

註:NCCN是美國國立綜合癌症網絡(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

 

 

PS,更多精彩文章,請點閱以下連結:

一場說開就開的刀~乳癌一期局切手術

乳癌術後~血液腫瘤科的震撼教育  

乳癌術後~被手術醫師冷面退號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