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:爸爸在民航局擔任公職,斜靠在爸爸身上的是三歲時的我。.JPG

爸爸在民航局擔任公職,斜靠在爸爸身上的是三歲時的我。

 

  農曆新年剛剛過去,不知你付出多少紅包或收穫了多少?我們從小到大,從紅包的收與送之間,逐漸成熟長大,從一個被呵護的孩子,變成該付出的成年人。與此同時,我們又從紅包的大與小之間,品味人情世故,體會親疏遠近,並感受別人與自己經濟實力的厚薄。

 

  只是,有些時候,厚重的大紅包,是為了達成某種不當目的,不當交易。這樣的紅包就不該送,也萬萬不能收了。

 

  我小學六年級時的那個新年,就曾經幫爸爸退回一個數目不明的超大紅包。還記得那是大年初一的傍晚,家中門鈴聲突然響起,有一位陌生的叔叔登門造訪。爸爸見到他,表情滿是驚訝,先問他如何得知我家地址?但那人不正面回答,只是滿臉堆著笑,忙不迭地說著:「拜年,拜年,我是來給您一家人拜年的。」……我看在眼,覺得一向好客的爸爸,有此反應太不尋常,想必眼前這位叔叔來者不善。

 

  後來這叔叔進門了,他先放下一個水果禮盒,隨即掏出預先準備好的三個紅包,想要分發給我們姐弟三人。這時爸爸立刻站起身來,擋住他拿紅包的手,堅定地說:「好意心領了,但紅包不能收,這水果也請你帶回吧!」那叔叔不放棄,與爸爸你來我往,東拉西扯。……

 

  幾分鐘後,他說:「我就送幾顆梨子給孩子們吃,這也不收,就太瞧不起人了吧?」他一邊說著,一邊順手打開水果盒,沒錯,就是六顆黃皮的大水梨。爸爸拗不過他,只好勉強收下水果,便匆匆送他出門。

 

  怪叔叔剛離開,爸爸長嘆一聲,仿佛鬆了一口氣。但還沒來得及說話,就像是想起了什麼事,突然緊張地拿出水梨檢查。哇,盛裝水梨的保麗龍底下,竟然藏了一個很厚實的大紅包。「糟糕!」爸爸大叫一聲,立刻拿起紅包衝出家門。這舉動,讓全家人都楞住了,面面相覷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愈想愈不放心,便急忙套上拖鞋追著跑出去。

 

  就在家門口一百多公尺外,我看到爸爸了,他正與那叔叔面對面交談。我快飛奔到爸爸身旁,只見爸爸神情凝重,一勁地把紅包塞還給那叔叔。但他一直推開爸爸的手,堅持不收回,還不斷重複說著:「不過是舉手之勞嘛,做人總要通情達理嘛,你就行個方便,對大家都好嘛。」……

 

這過程持續了好一會兒,那位體型矮胖,滿臉假笑的叔叔,似乎是對爸的執著感到不耐煩了,瞬間臉色大變,拉高音量說道:「老周啊,你這可是存心讓我難看,讓大家為難,你知道吧?」說著說著,他瞟了我一眼,從鼻腔噴出一口氣,又説:「你何苦呢,孩子那麼小,自己身體也不好,幹嘛想不開?」……

 

  天啊!這叔叔竟在大街上出言威脅恐嚇爸爸,這種言辭,這種變臉醜態,就在我眼前真實上演,簡直比電視劇的大壞蛋更可惡。

 

  我憋了半天,氣到全身發抖,再也忍不住了,本能地跨半步擋在爸爸面前,直接與那壞蛋正面對峙,然後睜大眼瞪著他,用力大喊:「你〜聽〜好,不准欺負我爸爸!」我的聲音劃破寧靜的黃昏街頭,音量之大,就像是我在學校當司儀喊口令,連我自己都嚇了一大跳。……

 

那壞蛋可能也被我震住了,尷尬地擠出一絲笑容,說我是小朋友,不懂大人的事,最好別插嘴。但我喊出士氣來了,繼續大聲對他說:「你趕快把紅包收回去,不准勉強我爸爸,不准霸王硬上弓,否則我馬上找警察!」

 

  終於,我把那厚厚的紅包原封不動地交還給那叔叔了,他收下後,還心有不甘地對爸爸說:「老周,我看你有指望囉,你這個女兒人小鬼大,不簡單嘛。」我追了一句:「你別說諷刺的話,反正你記住,誰敢欺負我爸爸,我一定對他不客氣。」

 

  完成任務後,我緊緊牽住爸爸的手,眼淚不自覺地一串又一串掉下來,怎麼也擦不乾,但我一直忍住不哭出聲音來。……

 

當時爸爸已罹患帕金森氏症兩年,行動不那麼自如了,經過這個大壞蛋折騰,更顯得十分虛弱,所以我不能哭出聲,這樣會使爸爸更難過的。回家的路上,我以為爸爸會責怪我對那叔叔失禮,畢竟他一向重視禮貌教育。沒想到爸爸卻喃喃自語:「多虧妳,這紅包總算退還了,身為政府公務員,我不能出事啊,萬一我有事,你們就沒依靠了。……」

 

  就是從那一天,因為那一個不能收的紅包,小學生慧芬在日記簿上正式寫下告別童年的宣言。我必須長大了,保護爸爸,捍衛家人,從今開始「做大人」。

 

圖2 小學生周慧芬.jpg

小學生周慧芬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