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圖1 紅毛港的幼母蟳粥.JPG

紅毛港的幼母蟳粥

 

1991年至97年,這七、八年的時間,是我們夫妻最有口福,「吃運」最旺的年代。那時我們的《吃在中國雜誌》已發行三年,不但訂戶遍及兩岸三地,中華航空也長期大量訂購做為空中雜誌,使我們在的讀者還擴展到美、加、歐洲等地。

 

《吃在中國》受歡迎、有影響力,自然國內外邀約不斷,包括飯店、餐廳、會所、酒商、食品商,還有航空公司、各國觀光局或旅遊局、餐具及餐飲設備供應商等……。總之那些年,我辦公桌上的邀請函永遠堆積如山,每天光是接電話都接到失聲手軟,耳朵發麻。若是每一個邀約都出席,每一場餐宴都參加,恐怕有分身十人也難以應對。

 

在那個天天山珍海味的日子裡,我依舊對螃蟹家族深情不移。尤其是高雄台式海鮮餐廳的生猛大蟹,以及熱鬧熱情的迎客方式最讓我念念不忘。其中又以生意強強滾的「海天下」以及後起之秀「紅毛港」最具代表性。

 

海天下店東陳嫦娥小姐原本是高雄另一家名店「蟳之屋」的外場主管,工作多年後與店內大廚近水樓台結為連理,夫妻便攜手創業,開設海天下。陳小姐人稱「阿娥」,她為人精明能幹,行動敏捷,記性比電腦還要厲害。熟客都知道,阿娥每天在店內上上下下,穿梭來回,快步如飛,不但把餐廳全場掌握到滴水不漏,還能牢牢記住每一桌客人的姓名、職稱、喜好,並依來客性格做適當問候。待客分寸拿揑的精準得體,萬無一失。讓所有上門的客人窩心、有面子,賓主盡歡,不得不一再光顧海天下。

 

過去我們到高雄出差,阿娥知道後總會力邀我們到海天下用餐,並預先為我們夫妻留下最好的座位,再請出她的主廚先生,親自挑選出超大超肥的沙公極品做成蒜味盬酥蟳。每當我抓著與自己手掌差不多大的蟹鉗,再大口喝著店內特調的蕃茄汁加七喜飲料,那感覺實在是太滿足、太過癮,真是回味無窮。

 

至於母蟳料理,全省走透透,我還是深深鍾情高雄「紅毛港」的幼母蟳粥。不但蟹香肉嫩無與倫比,老闆洪美花小姐更是風格獨特,魅力無法檔。還記得第一次與美花相見時,就覺得這位餐飲業者太特別、太有趣。圓圓的臉龐,略施脂粉,化妝重點全放在眉毛上。精心描繪的粗濃個性眉,真誠爽朗的笑容,再搭配上修剪極工整的蘑菇頭,使她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卡通,非常迷人。

 

美花經營餐廳一絲不苟,就如同她對眉毛與髮型的堅持。在我們的《吃在中國》年代,幾乎全省所有的相關業者都會自稱是本刊忠實讀者,但只有美花一人是真正對雜誌內容滾瓜爛熟。尤其是澤治所寫的餐飲經營管理類叢書,她更是篇篇熟記,倒背如流。不僅如此,美花每次與我們夫妻碰面,一定會拿出筆記本,邊寫邊發問,邊寫邊說著:「李社長是餐飲管理專家,他說的話一定要好好記下來。」虛心好學,追求完美的態度,讓人打從心底敬佩。

 

遇上這樣有緣的內行人,自然是有好蟹可吃了。經由美花、阿娥之手,我們夫妻不知吃過多少好蟹。在我心中,這兩位南台灣海鮮女傑,不僅是人生難得的「蟹貴人」,她們對事業的熱情,以及努力奮鬥的精神也是值得我學習、效法的對象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