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P1)我與我的好姊妹周雅聆.JPG

我與我的好姊妹周雅聆

 

五月三十一日晚間,澤治為了慶祝我植牙手術拆線,憋屈十天終於可以正常進食,便帶我去久違的「馥園」享用大餐。這家餐廳過去是我們心目中排名第一的餐廳,但近十年因種種因素未曾光臨(參閱六月五日發文《「馥園」的回憶特別多》)。此番造訪,發現紅燒排翅與蜜汁鵝肝這兩道招牌菜仍維持相當水準,只可惜這兩大佳餚並未組合成套餐供應賓客。於是我們當場決定擇日預先自訂「夢幻菜單」再訪馥園。

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,這回澤治訂出「專家菜單」後,我立刻邀請我的超級好姊妹周雅聆、Oliver夫婦與我們共享。小聆這幾年接掌龐大的家族事業,還要兼顧自己的幼教王國,實在是忙的不得了。我看著心疼,很想帶她悠閒吃一頓,幫她補一補。

P2)台北市馥園餐廳外觀.JPG

台北市馥園餐廳外觀
P3)馥園入門處花園.JPG

馥園入門處花園
P4)馥園的接待區.JPG

馥園的接待區
P5)馥園的迎賓大廳.JPG

馥園的迎賓大廳

 

小聆是我的老同學,我們十五歲就相識了。我對她最初的印象是高中入學時的吉他彈唱表演。白白圓圓又活潑搞笑的小聆,一看就是典型的團體開心果。新生訓練時她背著吉他上台,告訴大家自己的偶像是鳳飛飛,還頗有架勢地自彈自唱鳳飛飛名曲「好好愛我」。唱完後她對全班同學說:「希望你們好好愛我喔!」精彩逗趣的表演贏來滿堂彩以及無敵的好人緣。

 

小聆表演後,我立刻喜歡上這個可愛爆表的同學,不過她崇拜本土歌后鳳飛飛,我迷戀靈氣十足的林青霞。再說她活潑好動,是個沒事大笑的開心女孩,而我卻拘謹好靜,是個多愁善感的文藝少女。總之,怎麼看我們都不像是「同一國」的女生,自然也就沒啥交集了。

 

開學一個月後,好玩好笑又經常大方請客的小聆果然成為班上的人氣王,幾乎每一個同學都喜歡找她作伴玩樂。未料有一天下課,小聆卻獨自來找我,摸著頭探詢地說:「我媽媽叫我跟妳做朋友。」奇怪了,為什麼呢?小聆答:「我媽媽來學校看到妳了,說妳看起來成熟懂事,氣質很好耶!不像我那麼幼稚。」哇,人氣王同學的媽媽如此誇我,好驚訝,好感動呀!就這樣我和小聆開始做朋友了。

 

一年多之後,小聆被父母送到美國讀書,可惜我們的同窗之緣就只有三個學期。初期小聆暑假回台灣時,總會找老同學相聚。但當年沒有網路與手機,聯絡不像現在方便,畢業後同學們各奔東西,日久就漸漸失聯了。那幾年我一度以為,再也找不到小聆了。

 

直到1989年五月,我中國小姐一年任期結束,賺到獎金與演出酬勞一百多萬,便計劃到美國或加拿大進修。那時期我忙著到處打聽相關事宜,同時也約請親朋好友聚餐話別。……

 

有一日,我與選美大會秘書田瑩到忠孝東路四段的青葉餐廳聚會,等候上菜時,突然有人從背後抱住我,簡直嚇死人了,猛然回頭,居然是小聆。天啊,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!小聆説她在美國高中畢業後,便轉往加拿大讀大學,利用假期回台北探親幾天竟正好遇見我。……既然有緣千里來相會,那我就到加拿大與小聆會合吧。

 

1989年九月十八日,我獨自搭乘西北航空,從台北飛往底特律再轉機到多倫多展開遊學之旅。還記得那天因天候不佳,班機Delay了三個小時,當我忐忑不安地走出出境大廳時,老遠就看到小聆伸長了脖子,滿臉興奮地向我揮手招呼。……我快歩走向小聆,邊走邊想:她帶著男友Oliver苦等我那麼久,還那麼熱情地迎接我,完全沒有不耐煩;這麼好的朋友,到那裡去找啊!在多倫多機場與小聆相擁,好奇妙的感覺,曾經失聯數年的同學,在台北偶遇,兩個月後又在半個地球之外會合。

 

當天小聆帶我到她的住處暫住數日。她與另外四位同學合租了一間House,小聆單獨住一個小房間。入睡前,她忙著在地毯上鋪墊,當我道謝準備就地而臥時,她卻把我推上床,要我睡她的單人床。這怎麼可以呢,我堅持不肯,小聆和我推拉一陣後,原本孩子氣的她,竟用大姊般的權威語氣對我說:「我已經決定了,妳睡床,我打地鋪,妳耗多久都沒用。」

 

那一晚,我因時差及新環境難以入眠,望著打地鋪的小聆,心裡有說不盡的感謝與感動。她對我那麼好,我一定要「好好愛她」,找機會報答她!


P6)我與澤治VS小聆與Oliver.jpg

我與澤治VS小聆與Oliver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