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
P1)我和咪呢的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戒.JPG

我和咪呢的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戒

 

  我是一個不太重視物質,也不太喜歡固有形式的人。在我看來,心意勝過一切,若是沒有誠心,一切物質也只是徒具形式,沒有任何意義。就拿婚戒來說吧,大多數的女人似乎都很care,尤其是公認的「美女」更不能免俗。但我就是不太在意!畢竟那小小的一枚戒指並不能說明男人的心意,而鑽石顆粒的大小更不能代表情感的厚薄與深淺。

  我不太在意婚戒,最大的受惠者當然就是我先生了。在我們結婚前兩年,澤治把他所有的家當都拿出來創辦雜誌,壓力大的不得了,財務狀況也捉襟見肘;到了要與我結婚時,自然沒有餘錢去買一對像樣的婚戒。我倒覺得無所謂,誰規定沒婚戒就不能結婚呢?我是嫁他這個人又不是嫁給一枚戒指!所以婚前我拿出一克拉鑽戒(1988年當選中國小姐的獎品)對他說:「鑚戒我自備啦!」~我們就這樣結婚了。

 

  婚後數年我們共同經營雜誌有成,還清借貸又存錢買房,當稍有積蓄時,澤洽就帶著我到處看鑽戒了。雖然他沒說是想要補償我一枚婚戒,但我完全了解他的心情。有心意就好,心意勝千金呀!於是繼「一克拉中國小姐戒」之後,我又有了另一枚有意義的鑽戒。

 

  許多年後,我在無心插柳的狀況下成為一位頗受尊重的珠寶設計師,天天與鑽石及各種有色寶石為伍。過去曾經讓我覺得遙不可的珍稀寶石不但可以隨時把玩,還要去了解它們,駕馭它們,設計它們;使它們成為讓人愛不釋手的珠寶作品。

 

  在這個過程中,我也為澤治及自己設計了一些日常配戴的珠寶,但當中並沒有象徴婚姻的對戒。直到今年,我們結婚二十周年了,實在不容易呀!我就設計一對周年戒做紀念吧!


P2)我和紀念戒.JPG
我和紀念戒

 

  設計對戒是最麻煩的,經常讓人陷入兩難。首先要注意不能剛也不能柔,以免女戒太Man,男戒又太娘。再者我人生走到這個階段,總該實現一下專業素養,所以不能做得輕易簡約,但太亮麗也不行呀,書生澤治肯定不喜歡。唉!

 

正當我苦思「對戒分寸」時,澤治倒是輕鬆愉快,每天都提出好多「設計理念」,靈感多得不得了。……剛開始本小姐看他如此重視對戒,應該算是重視我倆姻緣的表現,便耐住性子應付他,盡量滿足他的天馬行空。沒想到他愈來愈起勁,要求愈來愈多,根本把自己當成客戶了,而且還是個自以為是的「奧客」。這~到底誰才是設計師啊?

 

  說起來這事也怪我自找麻煩,近年來澤治看我天天拿著寶石做設計,便不時看一看、玩一玩、問一問。我總是認真地有問必答,無形中就使他從素人變成了半個專家。造成他現在半瓶水晃不停,竟以「專家姿態」來跟我囉嗦設計。鬧到最後談戒指寛度時,簡直談不下去了。其實我喜歡寛板戒,為配合他已經收縮寬度了,他還吵著要再做窄一點,撂下狠話:「做太寛,我~不~戴!」……哎喲,挺酷的嘛,這下子可得罪我了!

 

  這戒指他不想戴?我還不想做了呢,真的是Too Much。……我愈想愈委屈,也沒力氣扯大嗓門和他吵架,便寫了一封長信數落他,從二十年前的婚禮開始話說從頭,信末問他:「這個對戒究竟是誰欠誰?誰該負責?你想清楚吧!」……澤治看過我的長篇大論,立刻滿臉歉容跟我再三賠不是。好吧,知錯就好,我罰他三天內不准跟我説話,算是放他一馬。

 

  最終這對戒我採取「折衷設計」,戒面寛度設定8.5mm,戒指上下拉出兩條白K金線框,並密釘鑲上小鑽。戒指中間一整圈則是男戒用黃K金,女戒用玫瑰金;各自居中放置一顆高檔心型紅寳,左右兩側再分別雷射刻上我倆的名字。

 

P3)我和咪呢戴上紀念戒.JPG

我和咪呢戴上紀念戒

 

  我們的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戒終於完成了,非常的完美,質感絕佳,每一個細節很考究;但戴上手時又很低調,平時就能配戴。這就是我想追求的效果。

 

P4)我和咪呢的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戒.JPG

我和咪呢的結婚二十周年紀念戒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