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周慧芬
P1)「北平都一處」餐廳門口(秋天).JPG

「北平都一處」餐廳門口(秋天)

 

有一家餐廳,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我幾乎每個月都會去。這餐廳沒有華麗的裝潢,沒有貼心的服務,甚至沒有舒適的座椅。而且,我與那酷酷的老闆結識二十多年,但每一次見面都還像是初相識。即便如此,我還是去,一年多次,一連多年從不厭倦。只為了一道菜,一道兩岸三地「只此一家,別無分號」的超級美味。

說到這兒,謎底揭曉,這家餐廳是位於國父紀念館與台北市議會對面的「北平都一處」。而多年來吸引我一再光顧的招牌菜就是「松子燻雞」。


P2)都一處位於台北市議會對面(秋天).JPG

都一處位於台北市議會對面(秋天)
P3)我在都一處(夏天).JPG

我在都一處(夏天)

 

90年代我與澤治經營《吃在中國》雜誌,那時我們的重要工作就是「吃」。為求「吃」多識廣,讓雜誌內容更豐富,更有深度,我們吃遍全省各地,吃遍台港大陸。在那個天天要吃,天天要採訪寫吃的日子裡,我們當然不會漏掉台北的特色名店「都一處」。

 

還記得初次去都一處,幾道菜吃過後,我對松子燻雞頗感驚豔,但對於其它菜式和場地、服務就沒啥好感了。當時才二十多歲的我,還是在意場地與服務。也或許年輕如我,總覺天下之大,還有其它的「松子燻雞」有待覓食;何況在台北開的「北平」菜館,滋味應該比不上真正的北京吧?

 

直到若干年後,我年過三十,閱歷漸豐,又因工作之故幾年內密集吃喝,北京城也專程造訪多回;對於飲食的鑑賞力與看法便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。此時再回頭品味都一處,才深感他們的松子燻雞真正做到獨步台港大陸,無「雞」能出其右。對比發源地北京,我在北京工作、生活六年多,確定全城眾多餐廳無此奇「雞」,若偶爾見到,也是肉柴味劣,難吃到令人驚訝。


P4)獨步兩岸三地的「松子燻雞」.JPG

獨步兩岸三地的「松子燻雞」
P5)都一處的北方燒餅口不輸北京當地名店.JPG

都一處的北方燒餅口不輸北京當地名店

P6)搭配燒餅的醬肉.JPG

搭配燒餅的醬肉

P7)雞絲拉皮.JPG

雞絲拉皮

P8)都一處自製的山楂汁,搭配燻雞與燒餅絕妙無比。.JPG

都一處自製的山楂汁,搭配燻雞與燒餅絕妙無比。

 

走過大江南北,我更珍惜都一處的松子燻雞了,因為它確實美味雋永「獨一處」。我不但自己愛吃,也經常推薦旁人、宴請好友去吃。而親朋好友們嚐過此味,一致是有口皆碑;其中香港鮑魚大王楊貫一先生對這道菜更是讚聲連連,拍案叫絕呢。

 

一哥是我們夫妻深交多年的摯友,他曾受邀來台多次舉辦鮑魚美食饗宴,對台灣人及在地飲食並不陌生。但過去一哥每年都有一個密而不宣的訪台行程,不為美食活動,只為到某中心全身健檢。多年來這個私密行程,一哥固定只通知我們夫妻倆人,而我們也必定善盡地主之誼,帶著一哥遍嚐台北的風味美食。

 

事隔多年,我依然記得一哥首度到都一處吃松子燻雞的表情。他吃一口後,看了看,想一下,再接連大口吃下兩塊,非常驚喜地說:「好味呀,好味,沒吃過這様的好味!怎麼做到的?」體檢後的一哥,胃口與心情都特別好,我與澤治見狀,立刻再叫來半隻燻雞,讓一哥能吃個過癮。


P9)鮑魚大王楊貫一先生是我們夫妻深交多年的摯友(拍攝於1997年).JPG

鮑魚大王楊貫一先生是我們夫妻深交多年的摯友(拍攝於1997年)

 

未來我還會繼續到都一處吃松子燻雞,對我來說,它不只是難得的美味,還蘊含著許多與好友交流的珍貴回憶。更重要的是,像這樣費工費事,又需要豐富經驗與技術的傳統好菜,再不吃恐怕就吃不到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周慧芬的珠寶&心情 BLOG

周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